重庆办证

公司新闻

大量人员卷入出生证买卖大案:其中有购买者涉嫌为被拐儿童洗白身

  大量人员卷入出生证买卖大案:其中有购买者涉嫌为被拐儿童洗白身份在省市成安县的东保庄村,很多人并不清楚本村的杨丽是谁。即便知道的,听到名字也是满脸狐疑:“你找她干什么,她早就进了。”

  尽管张军在大名县中医院工作,可通过他办理的出生证并非出自本院。他的上线人,家住成安县的杨丽是其中之一。

  至于谁先打开了这个口子,记者无从调查。但从临漳县一个涉案的冀姓男子介绍来看,他从2014年就开始买卖出生证了。

  但从各种外围信息来看,杨丽在2015年就开始买卖出生证了。彼时,一个叫连巧红的市邯山区人,就通过别人提供的婴儿及父母身份信息,分别以3300元、5000元的价格,找杨丽买过两份出生证。

  实际上,刘某民的确是当地办证产业的核心人物。虽然不知道他如何踏入这行,但还是能从一些细节中看到端倪。2015年的一天,刘某民曾找到他,说有领导熟人要办几个小孩的出生证,“因为他是领导,我也不好意思。”

  “我被了,但保留了。”杨某芳说,她完全是太信任同事李夏杰了,才会在相关手续上签了字:“谁会为几百块去冒这个风险?”她坦言,自己现在仍无法接受这个处理。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但谈及此事时,她还是会忍不住抽泣。

  “我通过一个姓安的中间人,为抱养的女儿办了一份出生医学证明,花费1.8万,过了三四个月才办下来。”一买证人说。安某表示,他是通过龙王庙镇卫生院的人联系到张军的。

  杨丽此前曾参与大量有关《出生医学证明》(简称出生证)的买卖。有警方官员称,这些被倒卖的证件,涉及到一些被拐儿童的身份洗白问题。

  当时,这位冀姓男子办证的费用并不高,他对临漳以外的地方每份收1500元,省以外的1800元。这些证每转手一次,价格上涨一次,最高可至数千元。

  杨丽的上线年春天,杨丽找到自己,希望能帮忙办理出生证。雷某便找到另外两人,打通了这个线。杨丽答应雷某,每办一个证,给他1500元,后期涨到2500元。

  目前,由于涉案人员众多,记者无法获得更为精确的信息。但从已掌握的近40个案件来看,法院从2019年7月左右陆续出判,至今仍在进行中。

  据他介绍,在2014年间,有人找其办理出生证时,他先找到临漳县中医院副院长孔某彬,孔为其办理了出生证的首次签发登记表、以及虚假住院病历。每办理一份,冀给孔200元-300元手续费。

  双方合作后,吕学梅通过李改梅办理出70多份出生证,每本证收3500元至4500元,里面也有所谓“抱养”的孩子。

  通过这三个人,张军先后买卖了61份出生证,获利数十万元。张军的层层下线也很卖力,他们同样将办证广到朋友圈,并曾将一本出生证卖到了2万多元。

  在找张军的众多买证者中,很多人都说孩子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比如房某、白某、范某、郝某等,都承认是为“抱养”的孩子办证。这种情况,证件价格一般在1.4万至2万元之间。

  张军最早卷入出生证买卖,是在2016年。当年,为了能让自己办理的证件更加逼线元,在网上买了一枚卫生局的假印章。

  顺着雷某这条线多份出生证,雷某也获利7万元。挣下更多钱的杨丽,则继续扩大上线资源。当她在圈子名气变大后,又不断发展起下线后”成安老乡小朱就成为了下线元,“提供小孩的姓名,父母的身份证、结婚证和户口页的复印件就行。”

  临漳砖寨营乡一计生委职工,通过别人提供的婴儿信息,就先后找刘某民买卖过15份出生证。该县另一个乡镇卫生院职工,也以每份700元至2000元不等价格,通过刘多次买证,其中,她竟为同一个女孩买了两份。

  中国的出生证虽然自1996年才开始使用,但却是名副其实的“人生第一证”:没有它便无法落户,而办理留学、移民签证等事宜,也都需要出生证。

  而经历此事的临漳县妇幼保健院,目前也正从阵痛中走出来。一副院长表示,他们规范了很多流程,不可能再出这样的事了。

  2018年5月5日,张军被大名县刑拘后,警方将他关在馆陶县所。案件经过侦查、起诉、审理后,张军最终因“犯买家机关证件、印章罪”获刑4年。

  另有三位办证者表示,出生证上孩子的姓名、出生日期,都可以随意填写,连从未住院生产的“母亲”,也能办出自己名下的整套住院病历。

  “涉案人数高达数百人。”大名县当地一说,“虽然已持续三四年了,可法院现在仍没全部判决完毕。”

  但不知什么原因,孔副院长后期不再出具这种材料了。冀姓男子只好又找到临漳县中医院其他医生,并顺利办出虚假住院手续,以及出生证首次签发登记表。

  紧接着,他便学着父亲的样子,也在微信朋友圈、QQ群里发广告:“办理出生医学证明,131××××5052”。

  有了杨丽的渠道,张军的生意就正式开张了。他的拉人方式很简单,就是在微信朋友圈和QQ群发布广告:“办理出生医学证明,158××××8286”。他一边办证,还一边发展自己的下线。

  在这个过程中,刘某民有时会拿着小孩的信息和父母信息,让张京汉填写首次签发登记表内容;有时刘将信息都填好,张京汉只需在接生医生那里签个名字。每出一份手续,张京汉能分到几百元。

  一办证者表示,找张军办证很简单,只需提供孩子父母双方的身份证、户口页、结婚证复印件就可以,“办下来的是真证,在能落户口。”

  李改梅的另一个下线,是大名县府城医院院长张霄波。2017年上半年,张霄波通过微信认识李改梅后,张先后通过她办了3个出生医学证明。

  当有人与其联系时,他每本证开价1.5万至1.8万,谈好价格后,张某宽便将父亲的电话发给对方,让办证人带着手续和钱过来办理。

  另一个叫李德月的人,也找杨丽办过25份出生证,这些证件均由临漳县妇幼保健院核发。其中4份还是杨丽李德月利用本人身份证复印件,到临漳县妇幼保健院以填写委托书的方式领取出来的。

  在张军的下线中,除社会人员外还有人员。大名县大名镇计生办一职工,在分别收了两人2.3万元后,找张军买了2本出生证,获利1.6万元;大名县人民医院一医生,也分别收了两人1.5万元,通过张军办了证。

  见状,小朱马上为其拉生意,并将微信名改为“各种户口咨询”。在一年多时间里,他先后通过杨丽成功办理出20多个出生证,另有60多个还没办理出来就出事了。

  不过,虽有数百人卷入了案件,但彼此的命运并不相同。他们只有少量人员被判实刑,大部分获得了缓刑。中有购买者涉嫌为被拐儿童洗白身临漳县中医院那位孔副院长则未受到任何处理,仍是副院长的他说:“很多事我记不清了,我身体不好,整个事情还没全部结束呢。”

  在涉县鹿头乡计生站任职的吕学梅,先通过微信认识了一个叫李改梅的人,李改梅也是杨丽的下线。

  如果孕妇正常生产的话,这个证办理起来非常简单。可对于一些超生、非婚生、非法收养以及被拐卖的婴儿来说,这个证是无法正常获得的。寻租空间就这样产生了,而早于杨丽几天被抓的张军,就是这利益链中的其中一员。

  成为李改梅的下线后,吕学梅又发展了自己的下线。她的下线包括村干部、乡镇计生干部、人员,以及收废品的老人。其中,涉县鹿头一名协勤参与的较多。这些人的最终收费,都在5000元至1.6万元之间。

  案发后,李夏杰、杨某芳、王某等人都在2020年被判了缓刑。不过,除李夏杰外,杨某芳、王某都还在临漳县医院正常上班,杨的身份是妇产科主任。

  鲜有外人知道,在家务农的杨丽,是如何深度参与了这起有关出生证的买卖大案,而该案引起的后续影响,至今没能完全消除。

  养猪场老板成办证大佬,多名卫生系统人士当起下线日,在张军被大名警方刑拘后的第13天,他的上线杨丽也被抓获了。杨丽是1970年生人,比张军大1岁,她参与买卖出生证的时间跨度更长。

  据悉,这起案件涉及市的临漳县、成安县、大名县、邯山区、涉县、武安市、冀南新区等多个县区市,临漳县则是重灾区,大量基层卫生系统的人员亦被牵扯进去。

  “实话告诉你吧,我们觉得丢人。”村民私下透露说。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杨丽了“买家机关证件、印章罪”,被法院六年六个月。

  张军今年51岁,此前在市大名县中医院“评残”部门任职,是一个在小城有着稳定工作的中年人。

  从此以后,刘某民就频频找他伪造出生证手续,“有时候拿着四五份,有时份不等,都是在他办公室里,我当着他的面在手续上签字、离婚证制作盖章。”

  这里面有个名为“李某杭”的男婴,来源非常诡异。据孩子“父亲”介绍,2015年夏天,他在西团村桥下捡到一个男婴,因孩子是捡来的,无法下户口,就托人通过张霄波办理了出生证,并落了户籍。

  对于这种非法生意,大量人员卷入出生证买卖大案:其张军从不避讳,他常让买证者到大名中医院门口取证,办证周期一般在两三个月。在这期间,除杨丽外,他又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姓李和姓马的人。

  很快,一个姓邢的人联系到张军,自称要为孙女办出生证,张军收了他8000元。后来一个焦姓男子也说要为孙女办证,他在先支付了1.4万元证件费用后,又另加2000元买了一套虚假的孕妇住院病历。

  在杨丽的东保庄老家,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是个特别能的女人。”2014年左右,她在老家成立了一家养猪场,直到案发前,村里几乎没人知道她在倒卖出生证。

  这个时候的杨丽,办证数量还不是特别大。从2016年开始,她不断寻找上线,希望能获得更多的买卖市场。

  对于这个名字,村里人似乎很。他们指出杨家具体,也不愿透露其丈夫的联系方式。就连一开始非常热心的村主任,后来也不接电话了。

  不过,记者经多方采访,未能证实杨丽在整个事件中到底能起到多大作用,但诸多涉案人都提到了她的名字,甚至有不少人员也主动给她当起了下线。

  而所有案件共涉及多少出生证?共涉及多少被拐儿童?那些非法出生证的婴儿身份如何解决?记者均未能获得正式回应。

  在2017年初,张军通过网络认识了杨丽,两人通过微信沟通后,合作就达成了。杨丽说,日后需要办证时,就到成安县人寿保险公司附近找她,每本证件收费4000多元。张军觉得价格可行,随即将杨丽的手机号标注为“嫂子”。

  村民说,她的丈夫过完正月初八就外出打工了,而她的养猪场在工商部门登记的电话,也早就成了空号。所以猪场老板杨丽是如何走上这条的,记者没能获得信源。

  在巨额利润下,张军的儿子张某宽也参与进来了。张某宽出生于1991年,当时在大名县城乡规划局工作。他坦言,看着父亲“一个证就挣了五六千元”后,自己“眼红了”。

  “从程序上来看,这些证上的孩子就是自己的。”买证人说,“除非做亲子鉴定,否则根本查不出来。”

  转载本文请注明来自大学毕业证http://www.chongq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