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办证

公司新闻

做证是责任与义务但谁来保证证人的安全

  老周家的房子在鄱阳县一条进出县城的主航道旁边。县城一个人从那儿过时,被老周所在村上的人抢了一千六百元钱。当时有不少村民围在现场看热闹,老周也在,并且那个被抢的人,老周也认识。事后,人到报案,参与抢劫的人悉数被捉。需要证人时,找到老周,要他出面指证。开始,老周了,他不想得罪那些参与抢劫的村民,他老婆也不许他去做证人。后在反复劝说,并保证他安全的前提下,老周还是去做了指证。但他们一家的厄运也就如影随形,遭到村人疯狂报复。此后,老周的老婆,还有两个小孩,出门就被人。被人打耳光,抽嘴巴,甚至相加,成为家常便饭。几年下来,老周的儿子被打得不敢出门,成天躲在家里,也变得性格内向起来。老周的女儿,在鄱阳县城读中学,被打得不愿读书了。老周的老婆不单被打,还常被骂。虽然老周本人相安无事,但老婆孩子常常挨骂,让老周后悔万分。他也找过动员他当证人的,谁来保证证人的安全起初人家还会安慰他几句,找多了,就避而不见。老周很是,几年下来,身心疲惫,度日如年。想不开时,他就拿烫自己的手臂。调解现场,老周展示了他的累累伤痕。最严重的地方,已经烫到了骨头。但他的家人,还是叫他去死。说只有老周死了,他们才能得到。做证是责任与义务但

  出庭做证虽是每个的义务,但相关机构是不是要保障证人及其家属的安全呢?是不是应该保证他们应有的呢?从播放的节目看,鄱阳县的门还有待改进工作作风、态度,不然,以后谁愿意配合他们?

  的主持人和嘉宾,无不填膺,有几位还泪撒现场。站在法律的角度,老周也是履行了他作为一个的义务,但现实却是那么讥讽和,他的家人因此受到不公平对待,村民排挤,还投诉无门。

  江西鄱阳县有对周姓夫妻带着一双儿女到江西金牌调解栏目调解离婚之事。从那双儿女的年龄上看,他们结婚时间应超过二十年。女儿也有十六、七岁。一家人都说,日子过得生不如死。证件制作他们离婚的原因不是感情出了问题,而是缘于那丈夫老周一次做证人的经历。做证是责任与义务但谁来保证证人的安全

  转载本文请注明来自大学毕业证http://www.chongqbz.com/